?
您的位置: 主頁 > 「效霞談醫」寧愿讓西醫治死,也不愿讓中醫看

「效霞談醫」寧愿讓西醫治死,也不愿讓中醫看


本文字數:2886字
閱讀時間: 6分鐘
陳寅恪可以說是出生于一個中醫世家。對此,陳寅恪自己也是承認的。他晚年撰述《寒柳堂記夢》(未定稿),記述家世,首章《吾家先世中醫之學》,就是從曾祖父偉琳之醫學開始。他的曾祖父陳偉琳年輕時因母親贏弱多病, 遂究心醫家言,窮極《靈樞》《素問》之精蘊,遂以能醫名。病者踵門求治,望色切脈,施診無倦。自言:無功德于鄉里,而推吾母之施以及人,亦吾所以自盡也。 [3]。
祖父陳寶箴少時就受到良好家風陶冶煦育,后來也對醫術精通。光緒二十一年(1895年)正月二十日,陳寶箴曾為光緒皇帝的師傅翁同龢看過病。這一天的《翁同龢日記》記載說:傍晚時分去拜訪陳右銘(陳寶箴),未能得見。點燈后陳右銘前來告別,作了長時間的交談。還為我診病把脈,說我肝虛火旺,命門與腎都不足,牛精汁、白術都是補脾的重要藥物,可以經常服用。因為中醫 號脈 以15秒19次為 平脈 ,而我卻是18次,所以是虛證[4]。
據陳寅恪晚年回憶,此年(1895年)陳寶箴還為譚嗣同的父親看過病。當時陳寶箴任直隸布政使,父親陳三立留在武昌侍奉母親。有一天陳寅恪忽然看到家里的傭人提著一盒魚翅與一罐酒,拿著一個封包來見祖母,并告訴祖母說:這些禮物是譚撫臺(湖北巡撫譚繼洵,譚嗣同的父親)送來的,封包內有銀票五百兩,請查收。陳寅恪的祖母說:銀票萬萬不敢接受,魚翅與酒可以收下。傭人于是遵命將銀票退回去了。原來這是譚繼洵曾經患了重病,服了陳寅恪祖父陳寶箴所開的中藥,于是痊愈了。譚繼洵素來知道陳家并不寬裕,陳寶箴又遠在保定任職,為了陳家以濟急時之需,因而酬謝重金。當時寅恪侍奉在祖母旁邊,雖然只有五六歲,但對為人治病,還可以得到如此高的酬報,頗為驚訝[5]。
光緒二十四年(1898年),陳寅恪的祖父陳寶箴因所謂濫保匪人罪被革職,寅恪的父親陳三立也因同案,即所謂招引***邪,也一并免職。這年冬天,陳氏全家扶著陳寅恪祖母黃氏的靈柩返回南昌。光緒二十五年(1899年),陳寅恪10歲,侍祖父及雙親暫時居住在南昌。有-天祖父陳寶箴與在旁的諸孫閑聊舊事,簡單提到自己從京師返回義寧鄉間故居,曾祖母告訴陳寶箴,說她前些時候患咳嗽,正好門外有出售人參的,買回來服用后,病就痊愈了。陳寶箴感到有點納悶,家境素來貧寒買不起人參,如果賣的價格很賤,而且還治好了病,其中必然有問題。陳寶箴于是告訴諸孫,這不是真人參,而是薺苨。因為薺苨的形狀長得有點像人參,而且能治療咳嗽。這在《本草綱目》中已經說得很清楚,可是人們并未注意到這一點。陳寅恪就是在10歲這一年知道《本草綱目》這部書的。當時,陳寅恪的母親經常臥病在床,案頭常常放著一部《本草綱目》的節略本,隨手翻閱十分方便。于是陳寅恪當即找出薺苨一條,正如祖父陳寶箴所說的那樣。嗣后,陳寅恪看到舊刻的醫書、藥書,也多少翻閱翻閱。但對此只是一知半解,未曾將書中所講述的方法及藥物用來處方治病,只用來考證古史資料,如論《狐臭與胡臭》一文,就是其中的一例。[6]
公益廣告
上一篇:醫學院招生原來還能這么皮,快看看有你母校嗎
下一篇:醫者仁心微創大愛記荊門一醫胸心外科主任醫師

您可能喜歡

?
?
回到頂部
小鸡快跑老虎机电子游戏 娱乐场所禁毒检查 31选7历史走势图福建省 炸金花里什么是金花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 北京pk10手机版走势图 球探网即时蓝球比分直播 广西快三计划app 房地产跟投能赚钱吗 工地搞吊车生意赚钱吗 微乐棋牌长春麻将官网 江西时时彩今天开奖号 95地下城搬砖哪里最赚钱 现在哪份工作比较赚钱 什么股票配资 小区里炸油条赚钱吗 杀肖公式算法